請輸入關鍵字!
2019-11-14   星期四   農歷十月十八   
小鎮里的錦繡華章——國家級非遺項目蘇繡調研札記
來源:“遼寧省文化遺產保護中心”微信公眾號 作者:尹忠華 王俏 創建時間: 2019.05.15 10:55:00

鎮湖,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蘇州小鎮,迤邐于太湖之濱,因刺繡而馳名已久。現在已升級為蘇州一個行政街道的臨湖小鎮,仍保有2萬人口,其中8000人為繡娘,4000人從事著與刺繡相關的行業。就是這樣一個群體,已實現了刺繡年銷售額逼近13億元。這背后的淵源從何而來,又如何發展壯大至今的?帶著這樣的好奇和疑問,我們走進了鎮湖,走進了手藝人的刺繡世界。

從宮廷御用中走來的精致和細膩

追溯鎮湖刺繡的歷史,可謂源遠流長,早在戰國時期,這里就已經是一片“閨閣家家架繡繃,婦姑人人巧習針”的興旺景象。明清時期,江南織造府便常來此地下單,從枕套到龍袍,鎮湖繡品源源不斷地被送進宮廷。連皇親貴族都在使用的精細刺繡,在民間自不會無聲無息,民間對蘇繡的推崇和喜愛更是溢于言表,“戶戶搞刺繡、家家有繡娘”的傳統就這樣在一代一代蘇繡人的手里傳承至今。

繡品街上的繡娘

鎮湖有句話:“不會刺繡的姑娘,找不到婆家。”所以鎮上的繡娘們無論老幼,打從六七歲開始,便在一針一線的深思琢磨中,錘煉著自己的針法,同時也磨練著坐得住的脾性。他們無所不繡,從繡山繡水繡花鳥,到繡衣繡帽繡圍巾,從刺繡藝術品字畫,到勞斯萊斯高定版的內飾,每一代繡娘都在手藝的精進和社會的需求中尋找著刺繡的一席之地,蘇繡的精細已越發凸顯其地域性、藝術性、國際性,這也是當地山水人文氣質的絕佳彰顯。

繡娘正在刺繡作品

通過二十年的努力奮進,鎮湖刺繡已經成為帶有濃厚文化色彩的地域文化。2000年,鎮湖獲“中國民間藝術之鄉”和“中國刺繡基地鎮”稱號;2006年,鎮湖刺繡被列入首批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項目,同年,鎮湖被文化部命名為“國家文化產業示范基地”,使鎮湖成為全國最著名的刺繡產業基地;2010年,“鎮湖刺繡”成功獲批國家地理標志保護產品,并注冊成為集體商標。一項項榮譽的背后,是一代代繡娘穩坐繡架前的專注和沉著,也是蘇繡精致和細膩的最佳代言。

亦風景亦場景的慢生活

行走在1.7公里長的繡品街上,干凈整潔的道路兩側是一家家刺繡門店,有出售成品的,有批發繡片的,有賣絲線的,有裝裱作品的,也有刺繡作品升級之后的旗袍店、服飾店,400多家店在這里安安靜靜地做著自己的刺繡生意。

繡片

繡品街上的繡品

與單純的售賣和討價還價不同,繡品街上的店鋪,讓南來北往的人看到了精致繡品的刺繡過程。可以看到頭發花白的老人,也可以看到端莊秀麗的江南女子,穩坐繡架前,手中的繡花針在繡架上上下穿梭。他們的手上功夫是外人眼中的風景,而于他們自己而言,卻是在享受著生活的現世安穩、歲月靜好。

繡品街上的一家店鋪

對一些發展較好的店鋪而言,他們有著自己穩定的繡娘群體,穩定到在家完成刺繡作品即可,最后以計件或者計時的方式完成勞動成本的結算。而對另一部分店鋪而言,他們更多的是完成繡品流通市場的銷售這一環節,有直銷、有零售、有直播、還有微信朋友圈的訂購,穩定的客戶群的背后,是他們精致的刺繡作品在做支撐。

《骷髏幻戲圖》系列作品

而最高級別的精致,在于山坡上的兩位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的工作室,姚惠芬刺繡藝術館便是其中之一。上下兩層的工作室內擺滿了姚大師的花鳥、人物、山水、古畫等作品,可謂琳瑯滿目、精彩絕倫,目之所及無不彰顯著姚大師的蕙質蘭心。在眾多的作品中,姚大師向我們推薦了其中的兩幅,一是“蘇繡貓、湘繡虎”的貓,只見其身上紋路隨著光線的不同而閃爍出不同的光澤,這是取一根絲線的三十二分之一而做,堪稱精美。另一幅則是榮登威尼斯雙年展的《骷髏幻戲圖》,其別致和精湛之處,在于將蘇繡的53種針法全部展現出來,這在蘇繡的發展史上可謂里程碑式的鴻篇巨制。對于這樣的創作,清華美院教授陳岸瑛認為,這種作品是蘇繡的轉折點和里程碑,它預示著蘇繡的發展正向著一個新的維度,這個維度就是能進入當代藝術的行列。

 “八千繡娘闖世界”之后的理性面對

1998年繡品街建成之后,“八千繡娘闖世界”的口號也越發響亮,她們以手上精彩、技藝精湛博得五湖四海消費群體的追捧。可要想走得更遠、更長久,單靠一雙雙勤勞的雙手還遠遠不夠。與這些繡娘并駕齊驅的還有當地的行業組織、代表性傳承人和那些敢拼敢闖的年輕人。

鎮湖刺繡行業協會至今已吸納會員數百人,從2007年至今每年不落地牽頭舉辦中國刺繡藝術節,今年已是第十二屆,這是行業的感召力和影響力。除了全國規模的展示節日,行業協會還帶著會員出去交流、搭建平臺進行宣傳推廣,還將圖案紋樣納入了保護體系,越來越規范嚴謹的行業自律和行業保護在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。

姚惠芬的工作狀態

相比于行業協會的成規模、成體系,代表性傳承人或者說是行業領頭人則發揮著自己的“頭雁”作用,盡著手藝人的鉆研技藝本分。蘇繡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姚惠芬坦言,大環境不一樣了,我們那時候每天靜靜心心地跟著奶奶和媽媽學刺繡,心里是很靜的,現在的年輕人刺繡還要聽耳機和發微信,他們忽略了沉淀的這部分,歸根到底,我們還是要靠手藝和作品說話。與姚惠芬一樣執著于手藝的還有同是蘇繡的國家級代表性傳承人、素有“蘇繡皇后”之稱的姚建萍,她通過電視劇《因為遇見你》,使自己的手上技藝更加大放異彩。帶頭人的成績也成為了數以千計繡娘們的技藝標桿。

姚惠芬作品《貓》

與其他地方小鎮青年外出打工的人員外流形成鮮明對比,鎮湖是人才輸入型小鎮,這里的姑娘不外嫁,倒是有很多人來這里做起了刺繡生意,1981年出生的安徽人張奇偉便是其中之一。他在鎮湖從給哥哥幫忙做起,一步步有了自己的刺繡店、繡娘隊伍,至今也有了自己的設計師和品牌。他看重的是這里的文化底蘊,這里的人文、這里的契機吸引了他,也成就了他。他深刻的認識到“鎮湖有如今這樣的規模和景致不是一代人做出來的,而是幾代人慢慢做出來的”。他現在越來越相信小手藝大文章的道理,80后的他更懂得讓手工技藝獲得應有的保護傘,他說所有產品都有知識產權,街上有仿照他們設計的,看到后,馬上給發律師函;今年藝術節他打出了“知識產權就是生產力”的理念,全面捍衛蘇繡大品牌和自己的小品牌。

張奇偉和他的品牌婚服

鎮湖上的人都很熱情,他們愿意分享,分享蘇繡的清新雅致,分享創業的艱辛歷程,在這里有手藝人的堅守,也有生意人的謀略,他們通力合作,將蘇繡從手上做進市場,做出了小鎮,也走向了更遙遠的異國他鄉。中國藝術研究院藝術人類研究所研究員、刺繡研究專家李宏復說:鎮湖不可復制,繡娘也不可替代,但是他們對一針一線的熱愛,卻是可以代代相傳的匠心守護,手藝人都值得來鎮湖走一遭。在手藝人責任心與自覺性、行業規范性和自律性越發成熟的時候,鎮湖必將輝耀史冊。

編輯:杜麗麗
高手平码复式资料